淡金色的黄昏吻过错失的流年
发布时间:2016-05-05 浏览次数:

我在傍晚的夕阳里给你写信,长椅旁的无名花开的正好,路边的到法国梧桐不时落下几个孤单的的叶子。江城的天空总是暗暗地,一个人走在这条长长的路上,听着一路上广播里放着的《突然好想你》,眼睛突然涩涩的,想起你。

你说,想哭就带上耳机去走走,想起你就写信。现在不管我怎么想你,手里这些厚厚的信却不知寄往何处。夕阳西下,是我最想念你的时候。这时总是往太阳落下的地方看去,不知道你在不在。

和每个令人心疼的故事一样,都是只有开头,少了结尾。听别人故事的时候,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哭的那么酣畅淋漓,却在回忆自己的故事时,连堆放眼泪的角落都不曾有过。你一直是我藏在心里的秘密,别人不懂。所幸,我们一起看过那年夏天的流星雨。

余秋雨先生说,“人生至少有一次,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结果,只求同行,不求拥有。”更不会奢望永远,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。这时,那些言不由衷的心酸都会成为回忆里最甘甜的佳酿。或许我已经习惯了等待,以为可以把幸福等来,却可笑的失去了本来可以幸福的幸福,后来迷失在拼命寻找我们之间的差距的过程中。生命中来来往往许多人,但就只有这样一个人,来的这么偶然,一不小心就出现在我的生命中,给了我属于以后的希望。就如你一样。

年少时的想念总是简单而纯粹的。那时天空总是很远,我的心思飘的很近,我的世界很小,纯粹的只装得下一个你。曾经我们畅想的一起去过的很多地方,竟成了生命中,洋溢过青春年华最好的地方,在金色黄昏里最美的遥想。年少的我们,总以为,遇见便是永远,总在年轻的岁月里,计划过那些漫长年华里想要一起经历的事情。但时光就是这样淡漠,无论我们怎样完美的想象,怎样周密的计划,在不得不离开的时候,怎么也留不下来。

有时候会在大雾笼罩的雨天想起,想起你离开我的样子,很想写封信,告诉你这里的天气,很想告诉你这里发生的点点滴滴。可生命中总有一些人与我们擦肩了,却来不及相见;遇见了,却来不及相识;相识了,却来不及熟悉;熟悉了,却还是要说再见。我们是幸运的,擦肩了、遇见了、相识了、熟悉过,就在我错以为可以永远的时候,你却奋不顾身的走了。从此你的名字成了我最大的禁忌。

可我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曾陪过我的那个你,不是忘不了,而是放不下。不是舍不得,而是已经习惯了那份牵挂。此刻,那些从不愿意向别人提起的牵挂,却在这个黄昏变得肆意,不管我怎么隐藏,还是红了眼眶。余秋雨先生说:“总是在不懂爱的时候,遇见了不该放弃的人,在懂爱以后却又偏偏种下无意的伤害,遇见某个人才真正读懂爱的含义。”人生就是这样荒唐奇妙,在最不该的转角,撞进了那个陌生的怀抱。在最平坦的路上,丢了那个最爱的人,失去以后,才真正体会到了心痛的感觉。

以前心心念念的你,和你给过我生命里最隆重的那些时光,到现在竟也觉得无关痛痒,但你确实是我青春里最认真的荒唐。时间过了,爱情也淡了,你也走的慢了。过了很久很久,我才明白,自己真正怀念的,那些的人,那些的事和那些的经历,都只是年少时光里简单和美好的陪伴。

我知道,有一天你会忘记我,在新的爱情里寻找不属于我和你的世界;有一天你会有美丽可爱的妻儿,在纷繁忙碌的生活里忘记我们曾经许下过的梦想,有一天我们会擦肩而过,却认不出彼此,偶尔的想起,却忘了我的模样。我终于成了你的故人,而我多想成为你故事里的人。

终于知道我只是在收藏你在的时光,让我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怀想,让我在独自行走时显得没有那么荒凉。曾经以为你是可以保护我的人,后来发现,大风大浪都是你给的。

也曾吹过春天慵懒的风,也曾走过夏天无人的街,也曾踩过秋天路边的落叶,也曾想念过冬夜里的飞雪。这些时候总是一个人边走边想,这些所有来不及的告别,最后都变成了和自己的告别,告别顽念,告别自己的不甘心和放不下。

岁月叠着岁月,一年又一年,我都在一边向前一边怀念。不是我颓然的不去仰望明天,是总有几只沉溺在岁月里的小蝴蝶逆着时光的隧道,只身往回走。每当我从睡梦中醒来,还是会忍不住去想一想过去。

又一年过去了,如今年华正好,阳光也在。想象着故事里头,会有不一样的细细水长流。就像徐志摩说的:“常常在想,你会不会在某个淡金色的黄昏突然出现,站在街角的咖啡店,我会带着笑脸和你寒暄,不去说从前,只是寒暄,对你说一句,只说一句,好久不见......”